花开伊吕波本子

花开伊吕波本子

岂有表间藩篱尽撤,而仲圣尚思以桂枝汤治之之理。至谓胸满胁痛,是因三焦之膈膜不畅,致肾气不得外出,则视手足少阳全无区别,而不知有大不可者在。

非以弦为有生机乎。惟其挟纯阳之性,奋至大之力,而阴寒遇之辄解,无他道也。

薯蓣附子能温肾补虚而不能止渴导水,故辅以栝蒌根之生津,茯苓之化气。所谓一水者,先天肾脏之水也,坎中一画为阳,火即生于其中,与后天木火为二。

桂枝用三分之方,曰土瓜根散。少阳与厥阴,离合只在几微,热则为少阳,寒则为厥阴,有寒有热,则为少阳兼厥阴。

甲错虽不在胸,而其为痈脓则一,痈脓亦不能专任薏苡,而因痈脓而甲错,则非薏苡不任,与胸痹之专治缓急无二义。东垣以柴胡为本经柴胡去肠胃中结气,谓大柴胡汤用柴胡即去肠胃中结气,原非不是。

温经汤,病属带下而血瘀少腹,治以化气调经为主,丹皮兼疏其瘀,而无取大黄桃仁芒硝之伤正。黄连苦燥而寒,诚为手少阴除湿热之药,而其花黄实黄根黄,脾与肠胃亦皆其所司。

Leave a Reply